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择木而栖 > 12.

12.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不安于室 穿越之美满人生 重生从不做备胎开始 暴君爹爹的团宠小娇包 暴君必须死 我将埋葬众神 徐太太在读研究生 离凰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 请勿高攀

择木而栖12.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江与绵是给秦衡弄醒的,他觉得有个人在他身上摸来摸去,紧接着有个地方有涨又痛的,江与绵睁开眼,秦衡又掰着他腿要折腾他。

江与绵还半梦半醒,软着声音问秦衡:“你干什么啊?”

“干你,”秦衡简单的说,“你继续睡。”

江与绵快给他弄疯了,手上使劲推着秦衡埋怨他:“你这样我怎么睡啊。”

秦衡这才停下来,低头看他,江与绵松了口气,秦衡的吻劈头盖脸压下来,还跟他说:“那别睡了。”

江与绵被迫跟秦衡来了场晨间运动。直到江与绵趴在床上动不了,感觉整个下半身都不是自己的了,秦衡还抱着他又亲又摸。

“我还要上班呢。”江与绵靠在秦衡胸口,他想叫秦衡握着自己的手动快些,可又拉不下那个脸,只好说话转移注意力。

秦衡弹了江与绵一下,又和他接了一个短促的吻,说:“上什么班,你老板就躺在你边上,还不好好伺候他。”

江与绵侧过头看秦衡,说:“可你总要走的呀,我还要工作。”

秦衡听懂了他这句话的意思,险些被他气的脑充血。江与绵就是一根筋,他认定了秦衡只是跟他玩玩,都愿意陪秦衡上床。

“我现在郑重地告诉你,”秦衡把江与绵推在床上,用不太郑重的姿势、不太庄重的穿着以及勉强算得上郑重的表情对他说话,“江与绵。”

江与绵被他按在下面,乖乖地听他说话。

秦衡看着他,舌灿莲花的本事突然之间都被江与绵干干净净的眼睛吃了,秦衡吞咽了一下,才说:“我永远也不走了。”

江与绵看着他,像是没有理解一样。

“以后你在哪里,我就去哪里,”秦衡跪在江与绵腿间,弓身压着他,抓起他一只手来,把自己的左手与他的右手指指相扣,“我们永远都不分开。”

江与绵过了很久,才轻轻问他:“不分开?”

“我就是要走,”秦衡亲他脸,“也带着你走,好不好?”

秦衡贪恋地看着江与绵,眼睛也不舍得眨一下,这八年,他最怕的事情就是有一天在街上碰到江与绵,和一个他没见过的人牵着手迎面走过来。

“好,”江与绵答应的很迅速,他还怕秦衡反悔,又补充,“你别骗我。”

“我骗过你吗?”秦衡板起脸来,他还想教训江与绵的不告而别呢。

“你骗我你是散打教练,”江与绵翻起旧帐是一把好手,“骗我过年回家了,还骗我——”

“行了行了,”秦衡打断他,“怎么总提那些都不知多少年的老黄历呢,你这都跟谁学的?大学都毕业了还不学好。”

江与绵伸手抱住了秦衡的腰,很听话地说:“我不说了。”

他抱了一会儿,抬头问秦衡:“你也喜欢我吗?”

秦衡的心也被江与绵化了,他把江与绵抱起来一些,告诉他:“绵绵,我爱你。”

外头突然有人放烟火,江与绵指使秦衡把窗帘拉开,秦衡照他吩咐拉开了回到床里,江与绵便倚在他身上。秦衡搂着他,问他这八年是怎么过的。

江与绵生日那天,江博远带着全家坐私人飞机去海岛度假,除了马蔚和江与绵,其他的情妇和私生子们,一个不落全带上了,结果在半路上飞机严重故障故障,在海上坠毁了,半个活口也没留下。江博远开的那些枝,散的那些叶,最后只剩了一个江与绵。

生意做到江博远的份上,他的公司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了,其中的利益关系,更是错综复杂。他一出事,集团的董事会成员联手向媒体施压,暂时封锁了消息,要先把他的股份清算了。

江博远的遗嘱立的十分薄幸,没有他的情妇们半点事,律师一算,除了要捐掉的钱,别的都是江与绵的。他尝试联系马蔚,没联系上,直接通知了江与绵,说给他定了第二天下午去北京的机票。

江与绵对马蔚的感情很复杂,对江博远却是一点感情也没有的,他和秦衡用特殊的方式道别以后,就去了北京,继承了遗产,又把股份全转让了。

刚和秦衡分开的那段时间,江与绵忙的脚不沾地,每天浑浑噩噩地在纸上签字。马蔚过了半个多月才出现,他让律师和马蔚商定了每月支付赡养费的金额,便不曾联系过。

事情结束以后,已经是七月份,江与绵先去了欧洲散心,在瑞士磕磕绊绊上了大学,机缘巧合下改了国籍,又辗转去了美国。他刚入学时,问遍了留学生圈子,也没听说秦衡的一点消息。

直到江与绵研究生第一年的感恩节,他在超市里买一周的食物,在电视里,他看到了秦衡。

新闻里说,镜头里的这个英俊的年轻人,是中国的创业奇迹,他的公司今天在港岛上市,镜头便转到秦衡身上,他穿着高定西装,在港交所敲钟。江与绵站在那里看完了整期访谈,才知道秦衡一直就待在国内没出来。

江与绵就又想回国了。

他自己也知道这样没脸没皮的,秦衡不要他,他还是想跟秦衡待地近一点。只要秦衡不知道,应该也没人会留意到他怎么样。

江与绵又念了两年多的研究生,看见网上沥城图书馆的招聘启事,心里的小算盘拨得叮当响,一拿到证书就去沥城找工作了。

听江与绵三言两语带过了他这些年,秦衡也不逼问他,他看了看时间,是凌晨四点多,他昨天下午把江与绵带回招待所就压上床先把人办了再说,晚饭都没招待他吃。

秦衡问江与绵饿不饿,江与绵像才发现似的说:“饿死了。”

秦衡下床,穿了衣服,拿了江与绵的车钥匙,在马路上开了半天,才找到了一家开着的夜宵店,给江与绵打包了吃的回去。

他一身寒气开门进去,江与绵又睡着了,屋里暖气足,他睡的脸红扑扑的,秦衡在边上像个色情狂一样看了他一会儿,才把江与绵晃醒。

江与绵揉着眼坐起来,身上盖着的被子滑到他腰上,白嫩的身上全是秦衡给他留的印子,胸前两个小点被秦衡咬的殷红肿着,秦衡看得血又冲到下身去了,他怕再弄就伤了江与绵了,硬逼着江与绵给他用手弄出来。

江与绵饿的要命,手都酸了,他趴过去,撅着臀,可怜巴巴地回头跟秦衡说:“你还是进来吧,我弄不动了。”

秦衡最终还是没进去,憋屈的去了浴室,冲了冷水澡出来,江与绵一边看电视,一边小口喝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我有一只储物戒 异界调查队 殡仪系毕业生回忆录 终焉王座 都市红颜 殡仪系毕业生回忆录 稼穑人生 重生2008 全球进化:我独自升级 灵气复苏:我的手机穿越了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