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择木而栖 > 8.

8.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不安于室 穿越之美满人生 重生从不做备胎开始 暴君爹爹的团宠小娇包 暴君必须死 我将埋葬众神 徐太太在读研究生 离凰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 请勿高攀

择木而栖8.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秦衡不认为自己是个优柔寡断的人。但在和江与绵的相处方面,他确实又是优柔寡断的——至少他想的跟做得完全是两个套路。他想着的是,要慢慢疏远江与绵,让他别这么依赖自己,现实却是,江与绵叫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。

他依旧每周好几趟往江与绵租的房子里跑,江与绵最近对英语兴趣很大,还和他的范班长一起报了托福和SAT班,周末两个整天都要上课,再过阵子,晚上也得去。

秦衡某天晚上一进门,就见江与绵坐在地上整理教育机构给他发的教材,问他排场什么呢。

江与绵一说,秦衡心里就不是滋味,酸酸地问他:“你那个班长不是要考S大吗?”

“他说他爸妈希望他本科就去美国读书。”江与绵把教材分好类,头也不抬地说。

“是吗?”秦衡根本不信,他又问江与绵,“那你为什么也想去?”

江与绵总算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,他想到那天秦衡的推脱,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,过了一会儿,才说:“不为什么。”

秦衡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,又带了些道不明的生涩,他帮江与绵把书放上书架,说:“语言要学,别的课也不能落下。”

听了秦衡模棱两可的话,江与绵情绪仍是不高,点了点头,走到餐桌旁坐下来,拿出了课本。江与绵渐渐想明白了,秦衡是不会给他任何承诺的,他要是想跟秦衡待在一块儿不分开,只能自己去追着他跑。

四月份来的快,江与绵第一次月考成绩进步很大,还拿了个学校的进步奖,发成绩单这天,恰好是秦衡的生日。

江与绵偷看过秦衡身份证,掰着指头等到了这天,又在范易迟欲言又止的表情中,旷了下午的托福课,跑去给秦衡买了件礼物,简单地在商场吃了晚饭,才去了S大郊区的校区。

走进S大校园里,背着包的学生在林荫道上来来往往,江与绵驻足了一会儿,才想起来他还没告诉秦衡。他打了秦衡的电话,第一次没有人接,第二次秦衡接起来了,那边的背景音很嘈杂。

秦衡的声音也比往常大点儿,他问:“与绵?有什么事儿吗?”

江与绵站在路灯下面,看着树丛上面的小飞虫,踟蹰了一下,才问:“你在干什么呀?”

“我在吃饭,”秦衡去了个安静点儿的地方,“和同学。”

“那你什么时候回学校?”江与绵又问他。

“不知道,应该不回去了,”秦衡道,他那头像是有人喊他,秦衡让对方等等,问江与绵,“怎么了?”

江与绵的脚踢了踢树丛,说:“没事儿,问问。”

“嗯,那我挂了?”秦衡说。

“等等,”江与绵怕秦衡真的挂掉,连忙喊他,低头看了一眼手里包装精美的购物袋,认真的对秦衡说,“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秦衡在那头也愣了一愣,才笑着对江与绵说谢谢。

江与绵挂了电话,礼物没有送出去,也不想回家,只好在S大里漫无目的地逛,有社团在路边组织公益活动,走过一条道手里拿了好几分传单,还捐了几百块出去。秦衡是他生活的大部分,他却只是秦衡生活里最小的一部分。秦衡生日不会想和他过,秦衡有那么多人的陪伴和祝福,跟江与绵一点儿也不一样。

江与绵走着走着,突然找不到路了。他走在一个人工林边,十分偏僻,前后都看不见人,路灯和路灯都隔得老远,再往前就没路了。林子里突然有淅淅索索的声音传出来,江与绵害怕地退了一步,转过身去,身后却突然传出了一句呻吟。

一个男声难耐地叫了一声,说:“你轻点儿。”

“那你就别夹得这么紧。”另一个更低沉的男声说道。接着就是肉体撞击的声音,还有强压低着的叫声。江与绵腿脚都不听使唤了,被林子里的人吓出一身冷汗。他听出来了,这是两个男的在一块儿。江与绵好不容易迈腿往前走去,走着走着,他又跑了起来,购物袋甩在他的身上有些疼,但他都顾不上那些了。

跑了不知多久,江与绵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,他沿着人工林跑了很久,也找不到回去的路,更不敢往林子里穿,生怕碰到什么更离奇的事情。

靠着路灯休息了一会儿,江与绵还是拿出手机,发现手机上有秦衡的信息,问他在哪儿呢,他跑得太快,没注意到震动。他深呼吸了几下,等心跳平复了一些,才给秦衡回拨过去。但当秦衡的声音传进他耳朵时,他又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。

秦衡请一大群人吃了饭,又赶去学校附近的KTV。

他心里其实是有些放心不下江与绵的,喝酒也喝得心事重重。他听出江与绵在S大,但他不可能丢下朋友去陪江与绵,就假装没懂地挂了电话。江与绵成年了,又不是小孩儿,在S大找不见他自然会回家,这秦衡都知道。

但他只是无法理智看待与江与绵有关的事情。他发信息问江与绵人在哪里,问完等了一会儿没有回信,便有些恍惚。

一个学弟见寿星竟握着杯子发起呆来,酒劲儿上来,猛一拍桌:“主席!”

秦衡瞥他,发出一个单音节:“嗯?”

“我们来玩儿游戏吧,俄罗斯轮盘!”学弟道,边上几个人听见了,都起哄要玩儿,七八个人凑了杯子,拿骰子开始玩儿,别的人站在一旁围观。

秦衡这天实在运气不好,这些个学生玩儿的又开,酒杯都倒的很满,他半小时不到就喝了不少满杯,饶是他酒量好也头晕目眩起来。

一圈下来,秦衡依旧是满杯,他垫起酒杯晃了晃,似笑非笑地看着始作俑者,问他:“你们就这么想看我笑话啊?”

“学长,我帮你喝,”一个秦衡半生不熟的学妹接过他的酒杯,“但你要做我男朋友。”

等安静一些,周围突然静默了一秒,接着响起了口哨声和起哄声,喊什么的都有,声音像隔了片海,又慢又闷地敲上秦衡的鼓膜。他就知道自己差不多要倒了。

学妹又问了一次:“主席,可以吗?”

这时候,秦衡的手机突然响了,他看见江与绵的名字,心清明了些,他把手机按了静音,坚决而又不失礼节地拒绝了学妹。

学妹眼里隐隐有水光,场面变得有些尴尬,秦衡就对大家挥了挥手机,说有个重要来电,出去一下。

秦衡找了个空包厢,江与绵的来电还在屏模上跳,他把自己摔进沙发,接了起来:“绵绵?”

秦衡的声音比平时更低一些,江与绵不知怎么脸上发烫,他站在路边,四周除了灯和树什么也没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异时空的女太子 千里江山雁门关 清欢琼 随心所欲之她不好惹 满级千金她又飒了 满级千金她又飒了 离婚后,豪门总裁申请当奶爸 陛下今天又想废后 穿越之废柴夫妻 遇商难淑
返回顶部